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  • 联系投稿 版权声明
  • 首页 明星 影视 音乐 综艺 演艺 热点 猛料 娱评 高清图 生活时尚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> 音乐

    从李宇春叶一茜看超女十年 当年的10强们都去哪儿了?

    Date:2015-09-29 14:09:42    来源:综合新浪和腾讯娱乐    作者:   访问:101
    一张10年后的合照,勾起了网友对05年那个火热夏天的感怀。10年前,她们每个人的命运都被超女时代改写:她们曾是巨大的星球,也曾是渺小的星辰。
    叶一茜与李宇春十年老友合影叶一茜与李宇春十年老友合影
    1. 叶一茜:白驹过隙,十年一晃而过。感谢流年留住记忆,感谢昨晚成都灿烂星辰见证美好一夜!做默默支持你的小伙伴,Why Me Chris Lee 20年30年演唱会还来!

      转发(3297) | 收藏 | 评论(1717)


      前晚演唱会,当李宇春唱到《唱得响亮》时,叶一茜在台下跟着合唱,好像时间又回到了十年前。评论中,网友们纷纷回忆起自己十年前看05超女的比赛时的情形。看来,大家对05超女都有着深刻的记忆。如今二人虽然各自开花,然而友情却不散。 

    昨日,叶一茜发微博晒出自己在前一晚参加李宇春成都演唱会的现场图,并附上二人合影,感慨“白驹过隙,十年一晃而过。感谢流年留住记忆,感谢昨晚成都灿烂星辰见证美好一夜”,叶一茜还不忘调皮称“Why Me Chris Lee 20年30年演唱会还来”!

    十年过去了 当年的超女们现在还好吗?

    李宇春张靓颖叶一茜 超女十年她们怎么样了

        2005年的7月,《超级女声》迎来史上最受瞩目的十强赛——五个赛区,超过15万人报名,最终只有十个人站在总决赛的舞台。以素人身份在台上PK的她们,其实已经成为内地第一批选秀偶像。但在那个名次决定命运的年代,她们都懂得,每晋级一个名次,她们的命运都将会不同。于是,她们拼劲全力。

        的确,名次决定着命运,那一年超女的前三甲,李宇春已然是国际巨星,周笔畅上了《我是歌手》,张靓颖前阵子的巡回演唱会因她主动向男友求婚、摔下舞台等新闻霸占了很多头条。而十强中的另外七位呢?你对她们的名字还如十年前熟悉吗?那一场盛大的“一夜成名”效应之后,她们的命运被改写了吗?她们还在兑现着离开舞台时答应粉丝的“做更好的自己”的承诺吗?

        她们都老了吗?她们在哪里呀?

        2005年的《超级女声》万人空巷。何洁、纪敏佳、黄雅莉、叶一茜、易慧、赵静怡、朱妍在这场比赛里,分别得到的是第四到第十的名次。

        何洁是这一拨超女里答应接受采访最爽快的。她刚刚宣布怀上第二胎,老公郝子铭对她寸步不离。         采访何洁是在一个北京盛夏的下午,很热,有了几个月身孕的她,脾气还是很直爽,不抗拒任何问题——成名、比赛、坎坷、友情都可以谈。今年是出道十周年,何洁说,本来她有一个个人巡回演唱会的计划,但现在不得不放下。而她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,是在去年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后举办的,她从《明明不是Angel》的快歌一直唱到在华谊时期的慢情歌,把十年的何洁一次性释放出来。

        纪敏佳是那一届的“PK王”,朱妍、赵静怡、黄雅莉都是被她PK下去的。2010年,纪敏佳进入了空政文工团,成了一名军人,军装上“两杠三星”是她身份的体现。这两年,虽然没发新专辑,但她也上了几档歌唱类节目,比如去年的《我为歌狂》,和现在正在录制的《超级歌单》。哦,对了,纪敏佳不再是超女比赛时期的容貌,如今她有了锥子脸,一头秀发,体型瘦了下来,若只看照片,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 

    浮华背后:2005年超级女声生存状况调查

        今年26岁的黄雅莉,是当年十强中年纪最小的。十年间她签了好几家唱片公司,从百代到福茂,再到去年签到种子音乐,发了五张唱片——这个数字在现在看来,也算是很高产的了。

        当年十强里颜值最高的叶一茜,在比赛两年后就嫁给田亮,相继生下一双儿女,虽然工作没有停过,但一直都是半隐退状态。2012年,她的女儿森蝶因为参加《爸爸去哪儿》一战成名之后,叶一茜母凭子贵又成为焦点。今年一月,她发行了新EP《一撇·时光》,和田亮以夫妻档的形式上了一档真人秀节目。

        易慧成了潮牌店的老板,偶尔出现在一些校园唱歌比赛的评委席上。第九名赵静怡改了名字,几个月前以“赵婧贻”的名字复出,发了一首单曲《蜕变》,这首歌几乎就是献给“超女”十年的,“有人羽化成仙,有人流落凡间”。赵婧贻刚刚在长沙开完一场小型个人演唱会,既是作为研究生毕业的作品,也是她的第一场售票个人演唱会。

    第十名朱妍,现在是平凡的素人,2010年她进入了空政文工团,完全退出了娱乐圈,婚后有了一个女儿。

        一夜成名的她们,都曾嚣张过

        再忆超女成名路,每一个都是一夜成名。在凶猛而至的名利场,她们的“身世”,注定了她们都曾嚣张过。

        2005年那场比赛之后,张靓颖、周笔畅相继离开天娱,李宇春被作为精神偶像保护起来,第四名的何洁,成了名副其实和李宇春并列的“天娱一姐”,商演她最多,在公司眼里,她是摇钱树。“我那时候应该是最忙的一个”;负面她也最多,机场晕倒、红毯摔倒后来都被证实是公司一手策划,就是为了增强她的曝光度。何洁每年至少有一个事件是能让人记住的:2006年她跪着接受采访被骂“没节操”,2007年“处女何洁”,2008年的“后悔自己是亚洲人”的言论,都让她被攻击得体无完肤。那时候明星还不流行自黑,娱乐圈也没有危机公关,何洁就像一块发光体,暴晒在公众的舆论之中。

        如今再说起这些,何洁口吻里都是轻描淡写,“那时候太小,也不能怪公司,公司一直在攻守的阶段,他们认为那个方式对艺人是好的。我也不懂,公司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但她承认,因为这些负面缠身,她惨哭过,“有一次我哭得特别惨,心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我又没杀人,又不害小动物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    浮华背后:2005年超级女声生存状况调查

        何洁在超女最火的那几年,根本不敢一个人出门,她回忆说,有一次她去商场打球,结果被逼到一个角落里,被朋友拽着落荒而逃。从2006年一直到2008年,连续三年何洁都在福布斯名人榜上,最好的成绩是排在第23名。何洁笑着说,她还专门去搜索过,“一看到我就说我也太有钱了吧,我要真有这么多钱,我就不干了,自己开公司。”事实上,何洁说,天娱艺人并没有工资,超女巡演期间,像她和李宇春等有人气的几个每场拿5000块,十强之外的,只有2000块。但在外人眼里,她们已经是登上万人体育馆唱歌的选秀巨星,赚很多钱。

        走进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,在里面膨胀、不安

        那一年,黄雅莉16岁,在长沙分赛区的时候,唱功平平,但在突围赛时进步神速,最终走到了第六名。未满18岁的她,在最红的两年里连合约都不能自己签,“那个时候真的很爱玩,不用父母管,又有钱,晚上想几点睡就几点睡。”但很快她就有点害怕了,“凭什么?我唱几首歌得到的利益回报比我邻居家谁谁谁的爸爸辛苦一年还多,我就觉得很恐惧,不踏实,问自己会不会遭报应。”

        一夜成名,易慧身边的朋友在介绍她父母时都会说是“这是易慧的爸爸妈妈”,买东西可以打折,出去旅游时导游也会多加照顾。有段时间,易慧觉得“前程光明、膨胀,朋友说什么都听不进去”,别人买房她会想,“这事儿怎么是归我想的?”粉丝的疯狂带给这一拨超女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,“粉丝把我们住的酒店承包了,看到我们在路上走,就直接从车上跳下来,结果把脚给崴了还一瘸一拐飞奔过来,那画面,我说天呐。”

        赵静怡是长沙赛区的冠军,当时她所在的赛区冠军可获得一首单曲,就是后来她的成名曲《我的左手旁边是你的右手》。在此之前,她曾和周笔畅在华娱卫视的一个选秀中同台过,当时她得了全国总冠军。但超女总决赛第一场,赵静怡就被淘汰,拿到第九名——但第九名的她也有了很多粉丝,“一下就觉得,哇,我出名了……我们出去都是坐头等舱,住的都是大套房,走哪都是前呼后拥,我只是一个高中生,突然间膨胀得不行。”

        可是,赵静怡并未就此走上星途,比赛结束后被父母强制性地拉回到普通高中女生的生活,父母甚至准备把她送去湘西一个亲戚家,无法与外人联系,还帮她请好了高考复习的培训老师。“完全让我与世隔绝,我就想逃,想离家出走,但被他们发现了,没收了我的手机。”

        那时候,赵静怡对父母的态度很差,“跟他们吵,不听他们的话,不想回去念书了,我觉得我可以当明星了。”后来她报考上海音乐学院去上海考试,上海媒体都去了,一度给当时的系主任造成困扰,“不希望她考上”。后来她还是考了进去,虽然专业课成绩排名是班上倒数。

        十强里只有第十名朱妍看上去好像没有存在过这场繁华里。但也不全是:她上过湖南春晚唱《青藏高原》,还让人惊艳了一把,走过金鸡百花电影节的红毯(跟何洁一起)。虽然很早便和天娱解约,但朱妍的走穴演出很多,“有时候一个月是十几万,有时候几万。”这些,都是超女带给她的,到如今,她跟部队去演出,一说到她是2005年超女第十名,台下仍然会报以她最热烈的掌声。

        可惜,这些都是往事了。

        超女就是名利场:有多少赞誉,就有多少压力

        一夜成名之后是短暂的膨胀,但若想在这个圈子里站住脚,谈何容易。一度,“超女”这个身份让她们自卑,几乎是所有人都想撕掉这个仿佛与“不入流”划上等号的标签。

        李宇春现在是2005年超女十强里唯一还留在天娱的,其他人或早或晚都已经离开——有的人一句话就解约了,有的离开时还要走极端路线:赔钱、吃官司、还要背上“忘恩负义”的骂名。

        第十名的朱妍,天娱基本上没给她安排过演出,那会天娱签的艺人多,论人气怎么都排不上她。其实当年她在分赛区夺冠的票数是50多万,李宇春当时也只有20多万,但总决赛人气没上去。她在2008年的时候,给公司打了一个电话,就轻松解约了。

        但其他姐妹的命途就坎坷许多。

        易慧把自己靠选秀忽然成名的状态形容成“早产儿”。比赛时期,黑楠最看好的几个艺人是易慧、叶一茜和纪敏佳。纪敏佳虽然是第五名,但她的歌路和形象都被限制了,所以,黑楠并未签走纪敏佳。纪敏佳后来签约了一家新开的唱片公司,发行了一张叫《全新纪敏佳》的专辑之后,有段时间转向日本发展,那个时期纪敏佳的专辑封面,很哈日。

        而易慧和叶一茜都去了黑楠的一个唱片公司,黑楠承诺给她五年发三张唱片,但这些承诺最后都没兑现。黑楠和易慧反目成仇,一个说易慧不懂事,一个将恩师告上法庭,追讨亏欠的几万块演出费,如此反复了几轮,易慧成了没有公司的歌手。现在说起来,易慧觉得很遗憾,“最黄金那段时间没有及时做起来,就发了一首数字单曲不了了之,挺可惜的,如果那个时间段真的有人做一系列新人打造计划,应该会很好走。”

    “跟公司打官司的时候比较难熬,只有压抑和憋屈,”易慧继续说道,“变得有些自闭了,不爱跟人接触,就自己呆着。”直到2010年她才走出这种自闭的状态,又回炉参加了一些选秀,俗称“回锅肉”,她和一帮内地的选秀艺人去台湾的节目踢馆,其中不乏同是超女的胡灵、郑靖雯等人。

        叶一茜比易慧好一点,在黑楠的公司里发行了一张名叫《爱情十二元素》的专辑,各种曲风都有,但最终没有哪一首被人记住。后来叶一茜也和黑楠对簿公堂,但她聪明的是,在2007年又转投回了天娱,当年天娱还为她的回归做了一场发布会。没过多久,叶一茜宣布结婚生子,之后又与天娱解约。叶一茜再回到公众视野,是因为女儿森蝶上节目一夜成名。

        一直真正以歌手身份在圈里打拼的,只有何洁和黄雅莉。

        黄雅莉直到18岁后才知道成人世界的复杂,她高考报的是中国传媒大学的表演系,初试过了,但复试被刷了,不少媒体和粉丝都嘲讽她,借机嘲讽超女。但她还是认为自己很幸运,“我不用去KTV或酒吧去争取下一张唱片,我是特别幸运的女孩。”20岁的黄雅莉签到了福茂唱片,当时福茂有范玮琪、张韶涵和郭静,都是台湾女生,公司打算打造“福茂四朵花”,黄雅莉清爽干净的声线被看中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,20岁的黄雅莉一个人去了台北,一下从被粉丝包围的环境去到了一个人都不认识的台北,黄雅莉忽然发现衣服要自己洗,房间要自己收拾,公司最初对她的态度也只是“我们老板签了这女孩,就做呗”,唱歌也会被骂,甚至要忘掉自己已经是发片歌手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黄雅莉在福茂发行了两张唱片,还上了《康熙来了》,那会儿,选秀歌手能上小S的节目,都会是焦点。节目中黄雅莉还有单独演唱的时间,她唱的是梁静茹的《不想睡》,连小S都赞她唱功了得。但比赛时期的黄雅莉,是音准都把控不好的小女孩。

        成也超女,悔也超女

        2005年之后,《超级女声》成了所有星梦女生的朝圣之地。第二年尚雯婕夺冠的票数比李宇春还多一百多万,同届的厉娜、许飞、刘力扬等中性风格的选手也红了。新人如泉涌般地出来,市场还没好好消化老超女,新超女又来了。

        何洁是在天娱上层新老交替时离开的——当时一手打造“老超女”的天娱老板王鹏辞职,回到了湖南娱乐频道,新老板是龙丹妮。老天娱算是一个烂摊子,龙丹妮要搞定旗下很多艺人:李宇春续约花费了很大精力,一直有怨言的陈楚生没留住,谭维维也想走,何洁也是。何洁说,那时候去公司开会,推开门,全部都是新面孔,有点受不了。

        天娱新来的团队在交出打造何洁的文案中写着,“把何洁和郭敬明送去南极洗涤灵魂,共同生活一个月,一起观察冰层变薄,关心地球环保”,新专辑的目的是让何洁“洗脱罪过,成为新一代玉女”。

        公司还要把何洁和快男们绑在一起,之前她已经和魏晨合唱过一首《Boys》了,“新专辑第一主打歌是跟至上励合对唱,第二主打歌是跟郭敬明的对唱,第三首主打歌才是我自己的歌,我当时看了就觉得‘我在干嘛’,企划方案非常不对路,已经谈不下去了,自己有想法都不想说了。”

        跟陈楚生一样,何洁离开天娱的步骤是先玩消失后请律师(跟陈楚生是同一个律师),单方面向天娱提出解约。何洁回忆起往事,表示自己的确是太冲动,“离开公司我就是意气用事,当时就把电话给关了,谁打我都不接,谁的意见我都不听,好多姐姐都找我,后来跟我讲,说那个时候真想劝你,但怎么找也找不着,其实你可以走,但是你不能用那么极端的方式。”

        但何洁知道一定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,才能下狠心离开,“我是一个心软耳根子也软的人,特别容易被人说服。”

        官司打起来,何洁原以为要按照合约里的400万赔,她甚至做好了卖房卖车的准备,但最终判决书上只有80万,加上天娱还拖欠她57万演出费,何洁最后只支付了23万——跟陈楚生和尚雯婕的天文数字解约费相比,何洁和天娱算得上“友好分手”。

        跟天娱解约的陈楚生、张靓颖、尚雯婕,最后都去了华谊音乐,网上盛传陈楚生曾热心搭桥让何洁进华谊,而天娱在解约时对何洁唯一的要求就是“三年内不得签约华谊”。解约后的何洁去了一家小唱片公司,发了一张唱片,出版了一本自传体的书,但后来因为利益的原因,又和公司解约。三年后,何洁最终签约华谊,“是巧合,”何洁说。

        李宇春、周笔畅、张靓颖,05年的前三强几乎每年都开个唱巡演,而以当年何洁的人气,举办售票演唱会不是难事,但直到2014年何洁才开了人生中第一场真正的个人演唱会。“(在天娱的时候)我问过,为什么我开不了演唱会,他们就会有很多理由,要么说现在投资方比较麻烦,要么就说现在市场不好。”说起来,她还是有点无奈。

        有一阵子,几乎每一位超女在接受采访前都要告知不许提“超女”,后来的《中国好声音》学员也同样,选秀艺人都很介意自己的出身。何洁就曾自卑过,“刚出道的时候,你去录一些节目,老是会听到这样的语气介绍你,‘不就是那个超女吗’,听多了会觉得我出身很卑微,自然而然地就会觉得很不上档次。”

        易慧也有这个苦恼,“我又不姓超女,为什么名字前一定要带上超女?”

        但后来她们想明白了,“对啊,我就是超女出身的,这是事实。我太在意别人的眼光,在意别人的评论,其实,这有什么呢?”何洁说道。易慧也很轻松,“这确实是你做过的事情,这事又不丢人,你为什么要排斥它呢?

        她们才是真正的“时代姐妹花”

        十年前,每一个超女都笑颜如花:她们青春,有使不完的劲儿,又能站上那么好的舞台,被万众瞩目,享受一夜成名。每个人都不会预料到十年后自己是什么模样,那些她们曾经追逐过的荣光,是否会追随自己一辈子。

        如今,朱妍准备带女儿去德国生活;赵婧贻开完演唱会又不记得减肥了,每天都“堕落”地吃;易慧一边开潮店一边准备做音乐;纪敏佳在军队混得风生水起,最近和成龙大哥一起上了《天天向上》;虽然叶一茜和田亮加起来可能还不如女儿森蝶红,但她就是大家口中的“人生赢家”。

        马上要生第二胎的何洁,调侃自己的生活“太简单了,每天都在换尿布”,她还开玩笑说因为生孩子,好多事情都忘记了。“要不是大家刻意去说出道十年,我很难坐下来静静回想过去的这十年,说短不短,说长还不长,”何洁发出招牌式的笑声,“我感觉我没有目标了,人生没什么追求了,这算是人生赢家吗?”

    黄雅莉十年前参加超女时只想拥有一首自己的单曲,“我去参加巡演,发现大家都有单曲,但我还不敢想,我只想有一首单曲就好了,这是十年前我想要的。”如今她发了五张唱片,最近她在筹备一个类似演唱会的秀,她亲自做好PPT,给羽泉、何炅等前辈发邮件问意见。

        她们每个人的命运都被超女时代改写:她们曾是巨大的星球,也曾是渺小的星辰。

        十年后回顾心存感恩 想要重聚太过奢侈

        超女十强“金枝欲孽”的故事也传了很多版本。其实她们只是在不同的圈子,被不同的人包围,听着不同的声音。在她们的眼里,2005年的那届超女,就是奇迹,总结起来,是感恩的十年。

        赵婧贻跟黄雅莉关系最好,因为十强里她们是同一个赛区的,她的演唱会本来计划请黄雅莉,但黄雅莉因为档期协调不了,最终去给她站台的是纪敏佳。虽然她们都不是最火的超女,但微博上和贴吧里还是有粉丝在刷。黄雅莉、周笔畅和易慧是当年的“三宝”,三个人的粉丝也很团结,易慧说,现在她们在朋友圈会互动,还玩玩闹闹。

    浮华背后:2005年超级女声生存状况调查

        赵婧贻说2005年超女有一个微信群,她是最后一个入群的,“有一次我和叶一茜参加一个共同朋友的婚礼,她从北京飞来长沙,我请她吃了个饭,太久太久没联系,她说我们有个群,就把我给加进去了,就是当时我们05届的十个选手,前十都在里面。”

        但十强聚会太难,易慧说,最高一次纪录还是有一个人缺席。已经不在娱乐圈的朱妍坦承,“我跟她们几乎不联系,”但她会经常看看姐妹们的新闻,听她们的歌,“看看张靓颖那么瘦小,就觉得当明星很痛苦,一点自由也没有,吃饭也受限制,换了我我还真没那个能耐,还是像现在比较好,想吃就吃,想睡就睡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那一届都没有被包装,直到出道了,有了唱片公司才有所谓的市场化包装,但之所以会出现05班的奇迹,就是因为我们这帮孩子都是纯粹的,真实的。”黄雅莉说。

        何洁最近在看英剧《黑镜》,但去网上搜HJ的时候,会自动跳出“何洁”,有很多自己很老的新闻,“当时(超女)比赛的时候,我还跑到贵州去参加一个比赛,唱了一首英文歌,打开视频,我说‘我怎么那么瘦啊’,可能现在看自己胖看习惯了。衣服穿得也有问题。但觉得蛮青涩的,特可爱,那种朝气和活力,现在真的是很难再有了。”她忍不住感慨了一番。

        何洁被淘汰之后,总决赛她坐在大众评审席,被周笔畅和张靓颖的粉丝气得牙痒痒,“因为那时候跟李宇春关系好,当时看张靓颖的粉丝和周笔畅的粉丝要联合起来对抗李宇春,就气得恨不得把台拆了,还蛮深刻的。”不过,她也想过如果自己没有被淘汰,“恨不得立刻冲上台去唱歌,那时候就是特别傻。”

    浮华背后:2005年超级女声生存状况调查

        但后来,过了好多年,何洁结婚了,李宇春没到场,何洁说给李宇春发了短信,但李宇春说没收到。她承认,比完赛之后,两人越来越远。

        为什么?

        不为什么。


    首页 | 明星 | 影视 | 音乐 | 综艺 | 演艺 | 热点 | 联系投稿 | 版权声明
  • Copyright @ 2010-2015 http://www.365-ent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 365娱乐网——娱乐新闻第一站,分享我身边的娱乐!关注娱乐行业、聚焦娱乐资讯、传递娱乐精神。娱乐垂直新媒体:“一点娱乐”微信公众号:yulemore 请关注并订阅,娱乐圈里人QQ群: 43463674924 小时投稿邮箱:2502316805@qq.com